2022年12月4日

ror体育-电竞及体育赛事竞猜平台

♠《ror体育》国际知名信誉平台,最强PT,MG电子游戏,AG,BBIN真人娱乐,世界杯,欧洲杯体育足球,提供最新在线手机版官方网页客户端网址导航,欢迎登录《ROR体育在线登录》网站入口体验!

元宇宙不是什么新概念 但的确是到关键时刻了

原因自然是大洋彼岸的扎克伯格,在大举进军该领域的同时,不惜将自己一手创办的社交平台脸书也随之更名。

事实上,元宇宙虽是今年才刚刚冒头的新进词汇,其背后所蕴藏的理念却并不罕见。至少从千禧年以来,就已透过影视作品、小说和各类游戏等手段,向人们反复传达类同概念。但直到今时今日,才终于具备了被付诸实施的可能。

目前的元宇宙概念,主要来自一家名为Roblox的美国游戏公司。早在3月,该公司就成功上市,还创造了资本市场上最刺激的故事。当天股价上涨50%,并于随后几个交易日内突破500亿美元市值。此后更是被冠以“元宇宙第一股”名号。

回到现实层面,元宇宙则是Roblox推出的一款青少年多人创作游戏。但与其说是一款网络游戏,更多是在给玩家创作游戏的特定平台。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专属数字身份,并以此来完成平台社交,甚至能将赚到的Robux币兑换为真实货币。值得一提的是,Roblox有别于此前的任何同类竞品,支持用户使用VR设备。所以有超乎寻常的体验感,足以让玩家感受非同小可的沉浸愉悦。

只不过从纯粹的技术角度来看,上述电影里的概念并非逐步递进,反倒是有些“逐步退化”趋势。

例如在最新是《失控玩家》中,主角自我觉醒后的AI场景程序,而普通人只要有通网的常规设备即可登陆注册。虽然游戏本身拥有庞大的世界架构,却并没有从本质上突破固有模式。

相比之下,2018年的《头号玩家》是更进一步。因为将背景设定在某个未来时段,所以VR设备就成为用户参与游戏的必备品。除我们日常所见的VR眼镜外,还经常需要为增加视力而穿戴VR制服,乃至驾驶各类机械装备所需的专业仿真大件。游戏中同样有只属于平台的虚拟货币,却已成功获得全民认可,成为一种能进行挖差别兑换或买卖的信用凭证。以至于还出现了专门以游戏为生的职业玩家,以及一些赏金丰厚的竞技赛事。

至于出现年代最早的《黑客帝国》系列,则更多反馈出对互联网发展速度过快的某种担忧。因为世界已经因人类和AI程序的战争而满目疮痍,自己也沦为对方蓄养在容器中的生物电池。但因为有直接脑补的虚拟世界存在,所以对自己的处境还浑然不觉。如果仅从技术角度考虑,那么该片中的虚拟社区无疑最为强大。

虽然人类已经有过不少涉及游戏和虚拟社区的尝试,但直到目前都停滞在绝对浅层。毕竟,仅仅将时钟拨回10年之前,我们大部分人都还没用上稳定的无限网络。2012年后盛行的2-3G,又是连视频播放都无法支持到位的半吊子货。所以,虚拟现实的创新,也就只能停留在《失控玩家》阶段。

与此同时,大型社交平台的孕育而生,却又在习惯层面推动着元宇宙概念发展。其中的先行者,便是在2004年推出脸书的扎克伯格。从某种意义来看,我们后来所能接触到的所有社交软件,都是以脸书的成功充当理念与融资基础。譬如谷歌公司在2008年祭出的推特、国内在2009-10年间兴盛的人人网和校内网,以及至今都存有巨大用户基数的微博。

如今,这些平台的运营风格早已天差地别,有的更是在激烈竞争的市场中被淘汰。但他们都尝试用文字→图片→视频的三步走模式,为无数人缔造出只属于自己的精神世界。许多原本被压制的灵感,因互联网世界的广袤而被重新激发出来。不少在现实中倍感孤独的个体,也成功借社交平台的撮合而发展为兴趣团体。于是才有了业界大佬们的上网刷存在感,也有了普通企业的网络宣传需求。抛开更为直接的网购模式不谈,仅仅社交平台的壮大就已成功创造出太多商业机会。

所以,我们就不应为扎克伯格的大胆举动而感到意外。需知,在脸书刚刚诞生的草创阶段,许多投资人都觉得其前景非常黯淡。因为那是一个上网必须靠电脑、插网线,手机最多只能接收单张图片的蒙昧年代。没有人能预料无线网络或智能手机的蓬勃发展,更不会想到VR设备会在今日有如此巨大的机会窗口。但这恰恰是王牌创业者所热衷的先驱地位。

另一方面,传统的社交平台走到今天,早已遭遇到用户增长瓶颈。大部分收入源自广告或数据买卖的现实,也让人觉察到危机感。因此,我们能看到扎克伯格为开拓中国市场,不惜亲自到雾霾严重的北京表演晨跑。但还是没能突破某些现实阻碍,让脸书获得二度井喷式发展。而5-6G时代的日益临近、VR设备的趋于成熟、网络游戏的多年普及和虚拟货币的大行其道,都是对网络平台革新的不断催促。

有意思的是,当年的脸书并非靠扎克伯格的一人之力完成构想。但后世的巨大部分用户,却将平台与其个人身份直接对等。如今的元宇宙也不是脸书公司的杰作,却不会妨碍后者依靠资本运作来进行“二度注册”。

值得注意的是,国内目前似乎对于元宇宙概念并不买账。有的观点就非常犀利,觉得这是扎克伯格为挽回脸书的增涨颓势,故意向外界兜售自己的精美PPT理念。但轻蔑的言辞之间,始终透露出对未来不确定性的巨大恐惧。

这样的心理其实并不难理解。因为多年的国际产业链合作模式下,中国始终处于行业的下游位置。尽管每次都能凭借模仿能力、保护性市场和人口红利来谋求发展,却从未在任何领域有带头示范效果。甚至在涉及互联网等高兴科技时,这样的缺陷还表现的更加明显。

比如前文提及的那些社交平台,就都是脸书成功后的优秀学生。马云的阿里巴巴和淘宝,同样是易贝的完美复刻,支付宝则更多源自成立于1998年的paypal。后来大获成功的滴滴,也离不开2009年建立的Uber启发……

因此,元宇宙理念的提出与付诸实施,对已经享有太多好处的国内业界而言,既是启发也是深刻威胁。倘若不能在第一时间进行模仿式追赶,就要在对方成熟后的未来付出更大代价。亦如19世纪的奴隶制业主,不可能依靠廉价劳动力来对抗蒸汽机等工业生产模式。后来的老牌工业强国,也无力用保护性政策抵御互联网经济普及。即便在战火纷飞的中东地区,交战双方都不会忘记使用互联网媒介,记录、传播和留存自己的血腥岁月。

此外,元宇宙理念的提出与付诸实施,还会进一步拉动某些现实产业。首当其冲的便是VR设备制造,因为这是帮用户提升沉浸感和区别传统平台的根本要素。接着便是更为基础的电信设备服务商,他们对5-6G网络的推广速度,也将直接关系到本国的元宇宙发展层次。

最后,任何新进平台的诞生,都需要有大批后台人员去进行维护。其中既包括编写代码的程序员,也少不了对虚拟社区进行管理的运营人才。若再推而广之,那么元宇宙本身就有成为就业驱动力的优秀潜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