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12月4日

ror体育-电竞及体育赛事竞猜平台

♠《ror体育》国际知名信誉平台,最强PT,MG电子游戏,AG,BBIN真人娱乐,世界杯,欧洲杯体育足球,提供最新在线手机版官方网页客户端网址导航,欢迎登录《ROR体育在线登录》网站入口体验!

暴涨330% “元宇宙炒房”背后的币圈生意经

日前,2021年度十大流行语出炉,“元宇宙”位列其中。随着“元宇宙”概念走热,“元宇宙房产”交易也变得火爆。

有统计显示,截止2021年11月,几个主流元宇宙的土地交易总规模达到人民币19.3亿元。

不过,元宇宙本身的的虚拟资产交易和价值体系建立,主要依托于区块链技术和电子货币技术的整合。而我国对虚拟货币的法律性质、交易方式、监督主体、监督方式等,尚未明确;一些其他形式的虚拟资产交易行为,在我国及其他很多国家都未受法律支持。

面对如火如荼的元宇宙“房产”交易,不少业内人士表示,目前投资元宇宙房产,并非一种稳健的投资行为,贸然“上车”的后果,面对的可能不是“风口”,而是“大坑”。

元宇宙的本质是建立在互联网基础上的虚拟社会,区块链为元宇宙的经济系统运行奠定了基础,其中的数字货币承载了价值转移的功能。

一级市场指的是平台的创始团队将虚拟土地放入市场,通过销售收入支撑团队研发与运营;

二级市场即用户间的交易,通过区块链技术保障虚拟土地这种数字商品的产权归属和转移。

过去的一个多月,越来越多投资公司开始在“沙盒(Sandbox)”和“分布式大陆(Decentraland)”等虚拟世界中“抢购”土地。在其中,用户可以使用代币买卖地皮、衣服甚至巨型游艇。

代币之中又可分为同质化和非同质化两种。举例来说,如果一个人拥有100元,另一个人也有100元,他们可以相互交换,而不会产生任何影响;相反,如果两人都拿100元买了盲盒,情况就会发生不同,对于不同的人有不同的价值,这就是非同质化。

NFT就是一种非同质化代币,最大的 NFT 加密货币包括mana(一种Decentraland 元宇宙的原生货币) ,以及沙盒元宇宙的原生代币Sand。

根据Kraken交易所的新数据,随着投资者对元宇宙的兴趣激增,Sand在11月上涨了 330%。

在这些虚拟世界中促进NFT交易的代币超过了比特币和以太币等更传统的加密货币。

此外,今年6月支付宝基于阿里巴巴蚂蚁链发布了数款与敦煌美术研究所联名的NFT虚拟资产,一经推出便遭到疯抢,并迅速售罄。之后,闲鱼出现了几十万甚至上百万的二手交易,敦煌飞天 NFT 最高被炒到了 150 万元一个。目前,闲鱼官方已紧急下架NFT相关商品。

虚拟世界里的房地产交易在近期频频刷新价格新高,甚至超出了现实世界里很多大城市的实际住房价格。

11月28日,在Decentraland上,另一块数字土地创纪录的以约243万美元加密货币售出;11月30日,Sandbox平台上一块虚拟土地被以约430万美元价格售出;著名歌手林俊杰在Decentraland上持有三块虚拟地块,估价约合78.4万人民币;12月9日,香港房地产巨头新世界集团在The Sandbox投资地块近3200万人民币。

国内由天下秀开发的“Honnverse虹宇宙”在开放线上限量版虚拟房产的预约抢号活动之后,直接导致闲鱼和QQ社群里的虹宇宙虚拟房产交易热火朝天。

365财经发现,在闲鱼,虹宇宙的房产“一天一个价格,几天就能翻一番”,11月,SS级“环海岛屿”还以1.8万元的价格成交,之后同一级别房产的其它用户就挂出了6.18万元的高价。12月16日“B级”出现挂牌10万元,却仍有16人想要的盛况,并有一位买家表示,愿意出9万元买下。而卖家则表示,议价者勿扰,毫不担心卖不出去。

365财经以买家身份和卖家沟通中发现,在他看来,虚拟地产就像王者荣耀的皮肤一样,玩家有权益拿就值得花钱买,虚拟地产买到后,未来会带来众多权益,认可的人自然会买。

目前“元宇宙地产”基于NFT虚拟货币进行。从这个意义上说,虚拟房地产交易,存在“炒房”又“炒币”之嫌。

有专家指出,虚拟货币投资市场存在交易平台的合规风险、发行方是否构成发币行为的合规风险、购买方再售时是否有流动性风险等。与此关联的“元宇宙地产”,也存在产品金融化倾向及暴涨暴跌、炒作欺诈、非法集资、赌博洗钱等风险。等风险。

工商总局等七部门发布的《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载明:代币发行融资是指融资主体通过代币的违规发售、流通,向投资者筹集比特币、以太币等所谓“虚拟货币”,本质上是一种未经批准非法公开融资的行为,涉嫌非法发售代币票券、非法发行证券以及非法集资、金融诈骗、传销等违法犯罪活动。

北京金诚同达(上海)律师事务所律师谭鸿表示,“虚拟货币的发行和流通既没有国家信用为基础,又没有企业信用作担保,而是以社会公众的推崇为基础。由于虚拟货币依托于网络,一旦发生问题,将面临维权程序复杂,取证困难,等待时间漫长等问题。”

“而投资者如果选择向法院起诉,首先由于法院对于虚拟货币投资行为并不保护,投资者诉请多数会被驳回。其次在起诉时由于许多运营虚拟货币的机构注册地和服务器都在国外,有些机构甚至不存在,投资者在起诉时不仅要查出被告的具体信息,还可能涉及涉外诉讼,域外执行等问题,成本极其高昂。投资者的钱就不仅会“打水漂”,产生的一系列费用更是让投资者得不偿失。”谭鸿说道。

欧科云链研究院高级研究员王海峰认为,元宇宙的雏形初步出现在游戏领域,国内外的互联网巨头均已宣布布局或即将进军该领域。一个健全而又透明的货币体系才是确保这个生态可以运转下去的前提条件。返回搜狐,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