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11月30日

ror体育-电竞及体育赛事竞猜平台

♠《ror体育》国际知名信誉平台,最强PT,MG电子游戏,AG,BBIN真人娱乐,世界杯,欧洲杯体育足球,提供最新在线手机版官方网页客户端网址导航,欢迎登录《ROR体育在线登录》网站入口体验!

中国体坛迎来新掌门高志丹接棒苟仲文任国家体育总局局长

国家体育总局“总局领导”栏目近日更新。据最新名单显示,高志丹已任国家体育总局局长、党组书记,苟仲文不再担任。

出生于1957年的苟仲文已年届65岁。2016年11月就任国家体育总局局长前,苟仲文曾任原国家信息产业部副部长、北京市副市长,、市委教工委书记等职,从未涉足体育领域,但曾有主导体制内改革的经验。外界认为,这或许是他被选中能不受各方利益牵绊进行体育系统改革的原因之一。

在履新的第二个月,苟仲文就接二连三地启动了一系列大动作,足篮两大球打响“头炮”,明确传达改革的信号。此外,就任体育总局局长后,苟仲文一直强调“科技助力体育”,加强科技备战也是最近五年备战奥运最大特色和亮点之一。

在中国体育代表团于东京奥运会和北京冬奥会取得好成绩后,这位中国体育掌门人结束了长达5年多的任期。

南都记者注意到,此次接棒的新局长高志丹毕业于北京体育大学,今年59岁,从2015年就开始分管冬季运动项目的竞技工作,未来他为中国体坛带来什么改变令人期待。

2016年11月21日,国务院任免国家工作人员,任命苟仲文为国家体育总局局长、北京2022年冬奥会和冬残奥会组织委员会执行主席。

据公开简历,苟仲文生于1957年6月,毕业于西安电子科技大学信号、电路与系统专业。早期在原国家信息产业部工作,历任中国电子信息产业发展研究院院长、原国家信息产业部副部长等职,负责过军工、企业信息化工作,是一名专业型人才。

2008年,苟仲文调任北京市副市长,任该职5年后,于2013年任、市委教工委书记、中关村管委会党组书记,同时兼任北京市委党校校长、北京行政学院院长。2016年4月,苟仲文任北京市委副书记。半年后他调任国家体育总局局长。

从履历看,自从政以来,苟仲文从未涉足体育领域,外界认为,这或许是他被选中能不受各方利益牵绊进行体育系统改革的原因之一。

上任之初,摆在苟仲文面前的问题堪称棘手:里约奥运会中国体育代表团成绩滑落,是2000年后中国代表团在奥运会上取得金牌数最少的一届。体制改革也箭在弦上。2016年2月,足管中心撤销,中国足协与体育总局“脱钩”完成,但各地方足协的脱钩仍未完全完成,“脱钩”过程中,体制内人员安置等一系列问题错综复杂。

需要提及的是,苟仲文曾有主导体制内改革的经验。比如,2000年10月任中国电子信息产业发展研究院院长期间,对赛迪集团进行了股份化改制,成功主导了赛迪集团改制上市;2014年,担任、教育工委书记期间,苟仲文曾铁腕取消“共建”,堵住特权入学通道。他在接受采访时说:“面对择校顽疾,我们等不起、拖不得,必须果断解决、当断则断”,显得颇具魄力。

2017年1月27日腾讯体育一篇文章中透露,苟仲文上任之初,曾经和身边人感叹:“体育的水很深。”他曾告诫自己和身边人:“改革的第一步就是认清体育系统的复杂性。”

苟仲文上任国家体育总局的第二个月,就接二连三地启动了一系列大动作:足篮两大球打响“头炮”,姚明出任篮协主席,足协出台颠覆性新规。

前述文章提及,2016年12月29日,苟仲文在体育局长会议闭幕时发表了近一个半小时且几乎全程脱稿的演讲,话题多是围绕着“改革”,更多次“语出惊人”直指台下各中心协会领导存在的问题。尤其是点名篮管中心,直言不讳地说:“体育人做体育事,姚明就很适合做篮协主席”。

外界评论称,这一举措可以视为体育系统改革的一次破冰,打破了我国体育组织多年以来管(管理中心)协(协会)不分的封闭状态。

相比篮球,足球领域的改革力度和难度都更大。2017年1月5日,体育总局向外界传递了足球改革信号。其中,大规模海外并购,俱乐部烧钱现象严重,外籍球员收入过高,不重视青训,只注重短期成绩忽视长远发展等现象,被视为几个需要整顿的社会问题。

针对“外籍球员收入过高”和“不重视青训”,中国足协在发布会上表示要在发挥外援作用和鼓励培养本土球员之间找到平衡,并释放出限制外援新政策的信号。同年公布的2017年财务预算显示,青少年足球培养的费用预算达到1.21亿元,被认为是重视青训的体现。

2019年两会期间,苟仲文再次谈及中国足球,他坦言,“中国足球一直在低水平徘徊,我们也很着急。”

他称,“我们工作没有做好,这里面的原因和我们的足球管理、体制机制的顽疾有直接的关系,但是我觉得根本原因还是在于我们没有很好地落实中国足球改革发展总体方案。在发展足球上不免有一些形式主义,有一些急功近利的情况,所以造成现在有些方面大家都不满意。”

苟仲文强调,要坚定地走改革之路,“一茬一茬的人去做,我们一张蓝图绘到底。”第二就是要抓青训,要实实在在地抓青训,不能把抓青训放在口头上。抓青训也要放长远,不能急功近利,特别是要解决青训方面一些长期存在的固有障碍。第三就是足协换届,要按总体方案的要求,体育总局要负起监督和指导的责任,我要特别强调,体育总局是监督、指导,不是领导。”他说。

成为体育总局局长后,苟仲文一直强调“科技助力体育”,加强科技备战也是最近五年备战奥运最大特点之一。在里约奥运会取得26金后,体育总局内部在总结失利教训时就曾提出一点,相比欧美强国,我国科技助力奥运的力度不足。

苟仲文早年曾担任国家信息产业部副部长,在北京市任职时曾兼任中关村管委会党组书记,分管过中关村高新科技园。上任以来,他也和多位总教练恳谈时都提到,“教练光看经验是不行的。游泳(成绩提高)是磨出来的吗?自行车是磨出来的吗?”

2017年,国家体育总局向全国理工类高校发出号召,“体育需要科技的介入”。一位参与冬奥项目的北京理工大学光电学院副教授告诉南都记者,他的团队主导建立了运动信息多源实时采集与显示系统,在冬奥备战期间跟随国家队四处服务,在雪上项目现场测量运动员滑行轨迹,并推演出一套“冠军模式”。他向南都透露,在前期,国家体育总局领导对科技助力冬奥颇为重视,国家体育总局局长苟仲文就曾多次来学校调研。

这点也在苟仲文自己的表述中得到认证。今年2月,他在《学习时报》发文,称“强化科技助力,努力实现冰雪运动弯道超车。”

2021年7月14日,东京奥运会中国代表团正式成立。苟仲文提出了四大目标:一是坚决遏制我国奥运成绩多年持续下滑趋势;二是确保在东京奥运会金牌榜和奖牌榜上保持在第一序列;三是拿道德的金牌、风格的金牌、干净的金牌;四是努力实现“零感染”,确保代表团不发生疫情传播。

从结果来看,中国体育代表团在东京奥运会上斩获38枚金牌总计88枚奖牌,这两项数据均追平我国在2012年伦敦奥运会上创造的境外参赛最好成绩。在今年的北京冬奥会上,中国国家代表队又取得9金4银2铜,位列奖牌榜第三,是中国在冬奥史上的最好成绩。

在中国体育代表团于东京奥运会和北京冬奥会取得好成绩后,这位中国体育掌门人结束了长达5年多的任期。

据了解,出生于1957年的苟仲文已年届65岁,他的前任刘鹏在到龄退休后赴任全国政协担任外事委员会副主任委员。

7月29日,国家体育总局官网“总局领导”栏目信息显示,此前担任国家体育总局副局长、党组成员的高志丹现已担任国家体育总局局长、党组书记。

从公开资料来看,这位中国体坛新一任“导航员”本身就是体育出身。高志丹出生于1963年,毕业于北京体育大学,1988年进入国家体育总局,曾先后在综合司、射击射箭运动管理中心、竞体司工作,于2004年任射击射箭运动管理中心主任,2015年5月任国家体育总局局长助理。2016年6月,高志丹获任国家体育总局副局长。

担任国家体育总局副局长期间,高志丹负责竞赛、外事和中国奥委会日常工作,负责田径、游泳、花样游泳、跳水、拳击、跆拳道、空手道等夏季项目和高山滑雪、雪车、钢架雪车、雪橇等冬季项目的训练、参赛及国内赛事筹办等方面工作。

值得一提的是,在2017年前后,为筹办和备战北京冬奥会,在组织部和中央编办的支持下,国家体育总局领导层一度呈现超规格:共有一正八副九位部级领导。在北京冬奥会圆满落幕后,体育总局将恢复正常编制,即领导层的数量规模会回归正常状态。

此前,体育总局副局长杨宁重返云南担任云南省委常委,另一位副局长李建明也已前往国家税务总局任职。后续,体育总局领导层或将持续调整。

腾讯体育《国家体育总局局长苟仲文:体育的水很深,改革的第一步就是认清体育系统的复杂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