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10月7日

ror体育-电竞及体育赛事竞猜平台

♠《ror体育》国际知名信誉平台,最强PT,MG电子游戏,AG,BBIN真人娱乐,世界杯,欧洲杯体育足球,提供最新在线手机版官方网页客户端网址导航,欢迎登录《ROR体育在线登录》网站入口体验!

甲骨文欧德顺:“让甲骨文活过来、动起来”

在北京大学中文系《古代汉语》课程的教室中,年轻鲜活的面孔之间,有一个略显突兀的身影。他坐在最后一排,却依然吸引着同学们的目光——或许是因为他那头花白凌乱的长发,又或许是因为下巴上那把倒三角状的山羊胡。

古汉班的同学们纷纷猜测起他的身份:有人只当他是个“怪老头”,有人认为他可能是个“民科”,还有人觉得他挺和善的,主动给同学让座,下课了就跑到外面抽烟,不过是个爱学习的老爷爷。

众说纷纭,直到学期中的一堂课上,授课老师邵永海谈到甲骨文相关知识的时候,为大家正式介绍了这个“怪老头”,并请他给同学们分享了自己对甲骨文的探索与见解。

“怪老头”一开口,同学们才知道,他竟然是由中宣部、中央电视台、人民日报选定的“中国梦”标识原创作者。他侃侃而谈,为同学们解读“中国梦”标识的艺术内涵,分享创作体验。

他就是甲骨文书法家,北京大学访问学者——欧德顺。△北京大学访问学者欧德顺

2014年4月,欧德顺前往曼谷进行书法讲学。这天,走在泰国街头的他接到一个不显示号码的来电,电话那头的人声称中宣部领导要见他。他心想:这是骗子吧?我又不认识什么中宣部的人,怎么会找到我?便挂了电话,没再搭理。

没过多久,欧德顺从泰国返回北京,途经上海,那个不显示号码的神秘电话又打了过来,欧德顺应付两句,一挂了之。没想到回到北京后,相同的电话再一次打来。欧德顺接起电话,直接问道:“谁找我啊?别蒙我!”电话那头说,中宣部的领导想见他一面。

欧德顺答应了这次见面,心想:“反正肯定不是公安局找,见一面总归是没问题的。”见了面才知道,原来中宣部正在举办“中国梦”标识的书法征集活动,希望能征集到深刻诠释“中国梦”三个字的作品。

那天,欧德顺与征集活动的负责人员交谈了一整个上午。他认为,中华民族经过几千年的文化沉淀,有非常深厚的底蕴。甲骨文又是已发现最早最为系统的中国文字,被誉为是文字之祖之根。中华民族要实现伟大民族的梦想应该从文化之根去寻找。

一番推敲后,欧德顺立足甲骨文的造字理念,创造了“能体现民族文化之魂”的“中国梦”标识:“中”字的形状像飘扬的五星红旗,又像一把护国斩腐的利剑,‘国’字像盘踞的东方巨龙,‘梦’字则是一个睁眼看世界的形象。

作品完成后,上海市书法家协会主席周志高评价说:“看到‘中’字就感觉在广场看升旗到顶点,眼泪不觉就流出来了。”书画家萧宽也表达了自己的看法:“一个‘中’字是通天入地,剑气逼人;‘国’字又是曲径通幽,刚柔相济;‘梦’字可谓是纵横捭阖,穿云破雾。”

至于“中国梦”为何要做成印章的形式,欧德顺也做出了与现实紧密相连的解释:印章在过去是诚信的标志,也正体现了中国梦的价值取向之一——培养全民的诚信意识。

最终,他创作的书法作品,被中宣部选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宣传标识。△欧德顺所创作的“中国梦”标识

1963年,欧德顺出生在四川省中江县的一个农村家庭。在他的青少年时代,国家经济状态不佳,家里饭都吃不饱,自然也没有书可读。加上那时是“白卷英雄”的时代,农村孩子都直接上了以教授农业知识为主的农中,欧德顺更是没有读书、写字的机会。

70年代初,上小学的欧德顺收到了当文书的叔叔送的两支毛笔,这是他第一次与写字结缘。闲来没事的时候,欧德顺就抄写毛主席语录、大字报、安民告示,贪玩的少年发现写字比肩挑背扛的农活轻松得多,兴趣也就愈发浓厚。上初中后,欧德顺依然时常进行抄写练习,在那个年代,能写一手好字是一件“很有面儿”的事。

到了高中,欧德顺遇到了一个对他的书法产生深远影响的人——他的班主任。在那个没有字帖的年代,老师在黑板上写的一手好字,就是最好的字帖。不知道多少次,欧德顺坐在讲台下,仰望和偷偷临摹着黑板上的字,心里悄然种下一颗书法的种子。

因为三分之差,高中毕业的欧德顺与大学梦失之交臂,18岁的他毅然选择从军,并自学参加部队高考,最终如愿成为了一名大学生。

欧德顺在部队的第一个专业是气象。气象台是离不开笔的,每天要做记录,很依赖写字的基本功。除此之外,欧德顺还主动承担了黑板报、墙报、气象知识整理汇总编辑的工作任务。80年代初,全国掀起了一股学习的浪潮,庞中华书法风靡全国,欧德顺也随潮流练习硬笔书法——“最大的好处是解决了间架结构的问题。”

十余载的军旅生活,欧德顺从战士到干部,先后从事过空管气象、油料运输、机械制造、工艺品制作、平面设计等数十个领域的工作。在从事工艺品制作期间,一些产品的设计制作需要故宫权威人士指导,在这样的契机下,欧德顺与清朝末代皇帝溥仪的弟弟溥杰、溥仪的舅子郭布罗·润麒、书法家启功等人成为好友。与这些好友的接触,使得欧德顺对专业书法领域有了初步了解。

一次聚会上,朋友们聚在一起,有写诗的,有绘画的,有写书的,欧德顺却发现自己什么都不会——“怎么我像个傻瓜似的”。这“逼”着欧德顺开始将书法作为一项认真的爱好。后来,书法家萧宽送给欧德顺几支毛笔,这让他倍受鼓舞,下定决心要练好书法。

练书法很快就让他上了瘾:“跟吸毒差不多,上瘾!”特别是1997年前后,欧德顺常常练字进入了状态,一晚上就能“折腾”半刀纸(约50张)、两三桶墨。第二天一大早,整个屋里面全是废纸,几乎下不去脚。

欧德顺认为“书法是一个修心和练性的过程,不能有功利性,强调要做成啥样儿。当面对一张白纸时,你可以随心随性去表达自己的思想和情感。关键是什么呢?怎么好玩怎么做。”对他来说,写字是一个愉快、好玩的过程,不需要纠结哪一种字体,随心而定,自然而成。

一次,欧德顺与朋友们一起吃饭,回来之后进门直奔书写台,提笔就写了一句——“不吹牛会死吗”。原来,吃饭的时候,他碰到一个人自吹自擂、毫不收敛,但当面又不能说得太直白,只好用书法将当时的郁闷心情发泄出来。

欧德顺已经把书法当做了自己感知外界的一种方法:遇到不痛快的时候在纸上写几个字,就释然了、痛快了;高兴时挥上几笔,记录下自己或激动、或愉悦、或宁静的心情。对他而言,生活的许多无可奈何与不尽人意,只需要一张白纸和一支毛笔就能消解,因为书写时就是执笔人在自定乾坤——“老子说它是什么它就是什么”。△欧德顺书法作品“不吹牛会死吗”

这多多少少也体现了他的生活态度。欧德顺住在一幢四合院里,进门后,沿着不太规整的石头路往里走,尽头就是他的工作室——无为轩。门还只开一个缝儿,里面就传来室内假山景观的流水声。工作室内到处挂着甲骨文书法作品,连门帘上的图案都是甲骨文。巨大的根雕桌上摆着一整套紫砂茶具,桌子的另一边,满满当当地堆着各种品类的茶。

采访时,刚聊上几句,他就开始摸身上的口袋,像在找什么东西,摸了一圈也没能如愿时,便加快语速结束上一个话题,并趁着下一个话题还没有开始的空隙,起身往房间里面走去。再出来的时候,两只手里就分别攥着一个烟盒、一个打火机。从盒中抽出一支烟,叼在嘴上,“啪嗒”一声点燃,一吞一吐之间,才恢复了一开始的从容。整个采访中,他一根接一根地抽着烟,离开时,才发现竟已抽了快两包。

这样的形象与古代汉语课上同学们对他的第一印象相差无几——就是那个放荡不羁的、具有浓厚艺术气息的草莽书法家。

从篆书、隶书到楷书、行书、草书,每一种字体欧德顺都练过,也都用心感受过,但是他始终觉得找不到那种“魂”,那种他真正想要感受的东西。

作为书画家,不论是王羲之还是赵孟頫,都没有见过甲骨文。欧德顺想,既然想要在书法上突破前人的框架,就必须去寻找文字的根,从研究甲骨文着手。

他一头钻进甲骨文的研究中。这一路上,找不到甲骨文的资料、没有科学的研究方法、对古文训诂的知识了解甚少……他面临种种巨大的困难。十几年的时光,十几年的坚持,欧德顺已经变得头发花白。他打趣说,自己这些年是“光啃骨头没啃肉,所以把头发都啃白完了”。嘴上这么说着,心中对甲骨文的执着却从未削减一分。

欧德顺用自己的理解融合着书法与甲骨文,他的字体自成一家——似甲非甲,似篆非篆,行中有楷,隶中有草,不下20种笔法融在里面,浓淡轻重都涵盖在其中。△欧德顺书法作品“低调点”

近年来,在科技的快速发展下,互联网、VR、AR技术等应用到各行各业,欧德顺也想着顺应时代发展,给自己的作品加以科技的创新,也希望通过这种方式能让更多人了解甲骨文。

他专门创造了一套十二生肖,结合AR技术,将甲骨文制作成动画片的形式,让大家能通过一种轻松的渠道了解甲骨文的知识。

北大2018年秋季学期中文系《古代汉语》的课堂上,总能看见欧德顺的身影。他希望通过在北大中文系的访学,汲取老师们的独到见解,寻找更为便捷的研究方式。

注:“中国梦”与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是习总书记在同一历史时期的论述,因而“爱国、敬业、诚信、友善”等社会主义核心价值理念,也是“中国梦”的核心价值取向。